“劳模”母子涉黑被诉,扫黑就要不畏“头衔光环”

“劳模”母子涉黑被诉,扫黑就要不畏“头衔光环”
▲材料图 来历:视觉我国肆意妄为,横行乡里,暴力操控底层安排;欺行霸市,强揽工程,不合法操控修建、物业、商场等职业;凶狠成性,凶暴残酷,屡次采纳恶性手法,损伤、震撼、要挟底层大众……近来,山东省肥城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张宸、赵文菊等37人涉嫌安排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安排罪、寻衅滋事罪等违法一案提起公诉。据揭露报导,张宸爸爸妈妈及其本人均曾获“劳模”称谓。而该案也被官方称为“躲藏深、实力大并戴有政治光环的大案要案”。媒体报导显现,2010年,张宸的父亲逝世后,其顶替父亲进入社区工作,曾任山东省新泰市青云大街青云社区党委书记、居委会主任,兼青云大街胡家沟村第一书记,一起还担任新泰市新城修建工程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负责人,其母赵某则在多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。凭仗这些身份,其母子二人在新泰市纠合多名宗族成员和一些有前科的人员,长时刻操纵底层政权,逐步形成了有多名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违法安排。揭露语境下,这是家喻户晓的“劳模之家”,张宸个人既是社区“一把手”,也是多家企业负责人。而背地里,却是一手操纵底层政权,一手掌控着黑社会性质违法安排。这样的反差着实过于挖苦。该案现在还在公诉期,详细的细节和科罪,仍待司法终究承认。但从现在所发表的信息看,如此“黑白两道”俨然通吃的底层涉黑事例到底是怎么生成的,其实并非无迹可寻。比方,张家暴力操控底层长达8年时刻,又为何不阻碍其母子持续揽下“劳模”等许多荣誉称谓?更让人沉思的是,巨大的荣誉加持与在其横行乡里、称霸一方的放肆派头之间,很可能存在着某种荫蔽的联络。一方面,仰仗于对底层安排的暴力操控,欺行霸市,强揽工程,提高和稳固宗族在当地的影响与威望,然后可能为获取包含劳模称谓等在内的荣誉奖赏和政治资源铺路;而另一方面,有了官方荣誉的加持,意味着能够对冲和“洗白”涉黑嫌疑,则进一步滋长不合法敛财、为害乡里的嚣张底气。其实,近年来所查办不少典型的底层涉黑案子中,都有着“黑白两道”通吃的特征。一些涉黑案子背面,往往牵出萝卜带出泥,充满着权钱交易、“保护伞”等魅影。就此而言,“劳模之家”的光环尽管被戳破了,但其暴力操控底层长达八年,形成了一个有着数十人参加的黑社会性质违法安排,背面是否有“保护伞”,也应深查。这也提示管理部分,不能再以传统的眼光来看待涉黑违法,扫黑也不能被个别人的身份和头衔所利诱。□任然(媒体人)修改 井彩霞 校正 何燕


这是水淼·WordPres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发布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9-10-14 18:02:16)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